滕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王座主宰 第二十四章 拯救公爵艾德二

发布时间:2019-10-15 09:21:15 编辑:笔名

王座主宰 第二十四章 拯救公爵艾德二

“嘣”一声轻微的声音从木弩上响起,弩箭高速飞跃人群,精准的击中伊林爵士的胸口。

没有穿铠甲,只穿着一身黑衣的伊林爵士徒劳的挣扎了几下,仰面便摔在了地上。

“有刺客!!”看到伊林爵士中箭倒下,台上顿时一片混乱,金袍子手中的剑全部拔了出来,紧张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四周还有大量巡逻的士兵包围了过来。

而在侧台上,御林铁卫呐喊着用身体挡在一脸惊慌的乔佛里前面,对于他们来说保护国王才是他们的职责。

看到身前都是士兵,乔佛里稍微安了安心,大声命令道:“快杀了那个叛国者。”

动静还差一点,人群中,尤伦将弩箭射出之后,快速将弓弩放回了怀里,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

“是北境的人,他们来救艾德公爵了,快跑啊。”

尤伦在人群中来回走动,不断大喊着,现在也不怕被发现,现场这么杂乱谁能知道是哪个人在喊。

“救命啊!”“快逃命啊!”在尤伦的呼喊下,人群更加混乱,纷纷朝远处跑去,人人都以为是北境的人来救那个叛国贼了,再继续留在这里很容易被误伤。

这动静应该差不多了,尤伦在混乱的人群中暗自想道,既然自己这里完成了,那就留下来看看爵士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可是尤伦很快发现了自己目前的身不由己,他正在被逃难人群裹挟着往外面跑去,拼命挣扎了一会,还是没办法抵抗人流,最后只能无奈的往刑场上的艾德看了一眼,接下来就拜托给你了,爵士。

混乱刑场下的地道里,戴上面罩的马慎隐约间听到上面传来的嘈杂声,知道尤伦已经在上面成功制造了混乱,成败在此一举,马慎发出一声怒喝,拿起凿子便凿向头顶的石板。

“砰砰砰”在马慎死命的凿击下,石板很快便破碎了开来,露出了一个洞口,马慎不敢耽搁,手搭在上面用力一跃,直接跳出了地道。

这时候混乱开始没过几秒,台上的金袍子都在慌张的走来走去,马慎跃出地道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台上的艾德,不待金袍子反应过来,手一伸抓住艾德的后背,宛如猎豹般,扛起艾德便又跳入了地道内。

一眨眼台上的犯人就被从地下窜出来的人抢走了,许多士兵都有些手足无措,“那是条地道,快追!!”一个金袍子反应过来后,朝马慎消失的地方看了眼,呐喊一声,带头跳入了地道内。

可惜等他们从乌黑的地道内追出来的时候,马慎早就带着艾德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虽然不知道抢走叛国者艾德的人跑到哪里去了,但是根据地道的大致方向,大量士兵在乔弗里国王愤怒的咆哮声中全部朝马慎这个方向追了过来。

听到不远处的大量脚步声,马慎心中不断吐槽着,下次有时间的话,就应该多挖几条岔路的,让他们追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出口逃出去的,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直追在身后。

“艾德大人,你坚持一下,我很快就能带你逃出去了。”马慎仰头朝背上一言不发的艾德安慰了一下,继续朝与尤伦约定好的地点狂奔过去。

“铛铛档”急促的钟声响起,不像之前审判钟声那样有间隔,这是提示所有人有入侵者进入,要求守城的金袍子立刻关闭城门。

想要救艾德,首先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怎么从大量金袍子手里救出艾德,第二个就是怎么在救出来之后逃出君临城。

第一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挖地道,至于第二个问题马慎与尤伦两个人想了很多办法,可都不现实或者风险太大。

贿赂守门官?你当守门官是傻子吗,城里发出警告声后还敢放你出门,

夺城门?人手不够,你怎么不说找头龙飞出去。

半夜背着艾德公爵用绳索从城墙上下去?唔,你当巡逻的士兵眼瞎啊。

马慎印象里倒是可以通过红堡的地窖从君临城直达码头,比如艾莉亚就走过,还有太监瓦里斯迎接某个海外贵宾的时候也是走地窖,唯一的缺点就是那个地窖在红堡内,敌人的大本营。

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所以最后只能采用最笨的一个办法,那就是在君临城里找个地方躲起来,君临城城门关一天,可以,那就躲一天,关两天,也可以,那就躲两天,反正就陪王后他们耗下去,等城门开了后再想办法出去。

不管头上急促的钟声,顺着早已设定好的撤退路线一路飞奔

,马慎扛着艾德快速到达了目的地,期间路上也遇到了许多没有去看审判的行人,马慎知道自己的行踪肯定保不住,也没想住。

“快走!”已经抄近路气虚喘喘的等在了目的地的尤伦瞧了眼马慎肩上的艾德,急匆匆的打开角落里的一扇铁栅栏。

5分钟后,士兵们追寻着马慎的踪迹闯入了栅栏内,却只看到一些垃圾堆以及一条窄小的死巷子,跳蚤窝纵横复杂的小巷子完美掩盖了马慎的踪迹。

越过一些小巷子和矮小的围墙,马慎带着艾德,躲进了自己在首相比武大会时买的房子内,而尤伦则继续在外面故布迷魂阵,混淆追兵的视线。

这地方暂时可以躲一下,马慎暂时松了口气,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正在镇守赫伦堡,所以没有人能够猜到劫走了艾德公爵的到底是何人,君临城这么多人口,这么多屋子,就让那些金袍子慢慢找吧。

自己几乎救了史塔克全家,布兰,艾莉娅,珊莎,现在还救回了艾德公爵,你说知恩图报的史塔克家族会给自己什么奖励,自己要求也不高,把赫伦堡封给我就行了,再加点金龙币什么的,如果实在难为情也可以再多加点,马慎喜滋滋的想着。

哦,对了,不知道艾德现在情况怎么样,在被囚禁的时候过得怎么样,马慎朝着边上没有一点声音的艾德问道:“艾德大人,您怎么样了?”

没有听到艾德的回复,马慎又叫了两声,“艾德大人?”“艾德大人?”

晕倒了吗?马慎探头看了一下艾德的情况,发现艾德的身体情况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恶劣,胸口有大量的疤痕,肯定是囚禁时遭到了毒打。

还有。。马慎轻轻撸起艾德的袖子,手腕上一道口子,手筋被挑断了。

比原著伤的更严重,有可能是因为瑟曦王后手上没有了珊莎这个人质,艾德又肯定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丢弃荣誉,屈服于兰尼斯特,所以就遭到了折磨。

叹了口气,马慎拿起水壶放在了艾德的嘴边,监狱里肯定没有水喝吧,嘴唇都干裂的厉害。

不过水没有被艾德喝下去,反而混合着一些鲜血流出了嘴角。

嘴巴里怎么会有血?是不是兰尼斯特为了防止艾德公爵在审判时乱说话。。马慎沉默了一会,慢慢打开了艾德的嘴巴,舌头被割掉了。

“狗日的兰尼斯特!”马慎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温州白癜风

滁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拉萨治疗阳痿医院

温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滁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冠心病严重吗能活多久
冠心病食谱与禁忌
冠心病什么原因造成的
左侧颈动脉斑块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