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环境资源压力逼迫中国地方经济转型

发布时间:2019-11-30 13:12:13 编辑:笔名

环境资源压力逼迫中国地方经济转型?

对于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所习惯的“又快又好”的描述,在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变成了“又好又快”。显然,这不是一个常用语在词序上的调整那么简单。因为,快速轨道上的中国经济,在遭遇环境资源诸多问题的时候,高速度奔驰是非常危险的。更危险的是,一些地方已经撞上了南墙……煤之祸与煤之惑 根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10月-11月份,全国共发生矿难22起,总计322人死亡。据分析,近期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与此前多起矿难一样,接连发生的三起矿难也都属于违法生产。 为何会有违法生产?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认为,部分地区的煤矿整顿工作并不到位,“一证(矿)多井”的问题依然存在,本应关闭的矿井却以资源整合的名义保留下来,部分地区甚至以矿井整合代替资源整合,将数个小煤矿从形式上整合成一个大企业。 煤矿事故发生在煤矿,根源却并不那么简单。发生在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昌源煤矿的瓦斯爆炸事故,再一次暴露的正是地方政府的监管问题。曾经的彻查煤矿官商勾结的努力,在今天看来,似乎还没有完全起效。 煤矿事故高发的背景,与市场强烈的需求相呼应。随着冬季的来临,煤炭市场再次迅速升温,供需关系日趋紧张。面对“黄金季节”的到来,许多地方的煤矿开足马力,其产能急速提升。此时,众多煤矿对于地方经济的贡献不言而喻,在这样的形势下,地方政府自然舍不得关闭可增加GDP分量的“煤矿”! 煤之祸根本上是煤之惑,地方所要面对的是发展经济的路径选择。 到底是谁“中毒”了 这是发生在今年的一次环保事故。甘肃省徽县水阳乡群众血铅超标重大环境事件,经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甘肃省临床检验中心排查,共检出铅中毒260人。在中毒者中,有儿童255人,其中轻度中毒67人、中度中毒174人、重度中毒14人。 正如许多环境等突发事件的处置结果一样,随着甘肃徽县那个冶炼厂的关闭,“铅中毒”事件似乎就此可以划上句号了。因为,早该关停的污染企业终于关了,受害的民众将有某种程度的赔偿。 但是,该追究的人仅仅限于环保部门?事情又为何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这个当初选址、建造和污染治理设计方面存在种种不足的企业,后来成为该县“工业强县”战略的重点工业项目。长年冒黑烟的冶炼厂,因为是县上的重点保护企业,于是每年环保部门检查都能顺利过关。不仅如此,该企业10年中还先后顺利通过了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ISO14000环境体系认证。 一路绿灯的原因非常简单:徽县有色金属冶炼公司属于洛坝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这个集铅锌矿、金矿采选冶、铁矿开发等为一体的企业集团是徽县首屈一指的纳税大户,仅今年上半年就上缴税费5000万元。 早在今年初,徽县就在其“十一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把徽县建设成重要的有色冶金基地”。不过,由于发生了重大环境污染事件,冶炼厂粗铅的停产,使得电解铅和铅盐化工企业失去了原料;没有了铅冶炼后残存的水渣,也对水阳乡附近几家冶炼厂的运转产生了很大影响。当地有官员认为:“这次污染事件带来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绿色GDP”呼之欲出 甘肃省礼县是徽县的邻居,礼县矿产资源也很丰富,仅黄金储量达80吨。于是,该县所诞生的大大小小众多企业,围绕黄金资源相继开发了17年;期间,矿产业对县财政的贡献也从不足百万元递增到1500万元,可是,礼县“国扶贫困县”的帽子至今还戴在头顶上。遗憾的是,黄金储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从发展地方经济出发,一切为了老百姓的小康生活,结果却是资源接近枯竭、老百姓生活原地踏步。如此看来,“项目带动、工业强县富民”这个被广泛应用并复制的发展地方经济的经典路线,似乎在巨额的环境成本拖累下走不通了。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以超过10%的增速飞速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实现的。 据“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显示:广泛的污染问题正在无形中危害中国长期的经济增长。研究结果表明,2004年全国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为640亿美元,占当年GDP的3.05%。报告称,如果考虑污染成本的话,2004年中国的“真实”增长率接近7%,而不是10%左右。 可喜的是,与环保挂钩的绿色GDP概念开始普及。中国第一份经环境污染调整的GDP核算研究报告,正在引起全社会的巨大关注。 对此,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认为:绿色GDP年度核算报告的发布,使人们看清了经济发展背后所付出的沉重环境代价。这种代价有利于建立综合业绩的评价指标,有利于激励各级领导干部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顾及到环境问题、生态问题和资源问题。 GDP不仅有数量意义,还有“颜色”的区别;对地方政府来说,把“又快又好”词序调过来的意义在于经济发展模式的真正转型。

王彩霞

都市
租房攻略
旅游趣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