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大连最早居民住在瓦房店猎马为生

发布时间:2019-11-10 21:07:01 编辑:笔名

大连最早居民住在瓦房店猎马为生

这座因3间瓦房而得名的城市,并不像它名字折射出的信息那般年轻。其实,它完全可称得上是辽南历史最悠久的一片人文热土,在长达一万多年的历史长河中,这里曾升起过辽南第一缕炊烟,亦可能建起过辽南最古老的一座城池,至今已发现各历史时期古遗址、墓葬、窖藏、古建筑等300余处,其中省级文保单位3处,市级文保单位11处。本期《海角大连》,我们将走进这片古老的土地,去一探那里的历史风云。

辽南第一缕炊烟升起

古龙山下猎马亾

某个清晨,那时的天空,要比现在更蓝。一个黝黑的大男孩儿匍匐在海滩边一片茂密的灌木丛里。一群野马一路啃食着灌木青嫩的叶子,渐渐朝男孩儿身边走来。

趴在男孩儿身后的父亲,突然吹响了一声呼哨,接到指令的大男孩儿从灌木丛中一跃而起,手里那把用石头打磨而成的长矛刹那间飞掷出去,正中一匹野马的要害。灌木丛中,爆发出一串喜悦的尖叫声。猎马,是这个男孩儿的成人礼,这样的场景就发生在距今17000多年前的瓦房店祝华街道龙山村的古龙山。

1981年3月,当地一家采石场正在紧张作业,矿山上突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几个工人刚刚走过的山体上,意外出现塌方,顿时烟尘笼罩了整个工地。过了10多分钟,待烟尘散去,工人们才吃惊地发现,一座幽深的山洞出现在了脚下。

那时的孙玉峰,还是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小伙子,刚分配到大连自然博物馆不久。他接到领导指派,奉命来这座石灰岩洞勘察。孙玉峰至今还清楚记得,走进山洞那一刻,他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山洞长约60多米,里面堆满了各种动物化石,以马骨居多,足足有上万件,还有人工打磨过的骨片和石器数百件。”孙玉峰说,“过去我们以为,一直到新石器时代大连才有人类定居,但这次发现证明,早在旧石器时代,古龙山下便生活着一群猎马人。

据考证,一个地方集中出土如此多的马类化石,在国内同时代遗址中也实属罕见。同时,古龙山遗址也是大连地区迄今发现最早的有人类活动的遗址。孙玉峰告诉,古龙山遗址除填补了辽南古文化的空白外,它还提示人们,大连沿海地带的洞穴,可能蕴含着丰富的古文化遗物和古脊椎动物化石,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消失在历史里的城池扑朔迷离的汶县

这群猎马人的后裔,在此后若干年中学会了航海,成为以海为生的史前渔人。同样是在古龙山,考古工作者此后还陆续发现了双肩石斧、双肩石铲等器物。在普通人眼中,这些略显粗糙的器物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但在考古工作者看来,却充满了让人费解的谜团。原因是,这种器物过去只出现在我国的南海地区,而在北方,除了瓦房店外,别处再无发现。

从东北到南海,相隔万里,这些南海的器物为何出现在了瓦房店?在辽宁师范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教授刘俊勇看来,可能是航海改变了史前瓦房店人的生活。“海上有很多岛屿,这些岛屿就像链条一样,把瓦房店所处的辽东半岛与南方地区联系到了一起。”刘俊勇说,“海上的岛屿相距都很近,远的不过40余公里,近的还不足10公里,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完全可以凭一叶扁舟往来于各岛,像接力赛一样,一站一站地传到彼岸。”按照这一思路分析,南海的器物出现在瓦房店,也就不那么神秘费解了。

到了战国时期,这些猎马人后裔已经普遍使用上了铁器,生产力大幅度提升,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那时的瓦房店地区,便有“鱼、盐、枣、栗之饶”。随着食物的丰富,也迎来了人口的骤增。于是,开始有城市出现。

文县,新莽时称文亭,东汉以后又称汶县。从《后汉书·郡国志》文旁加“水”推断,该城当面临一水,以水得名。《三国志·魏书·齐王芳纪》也证明,汶县位于辽东半岛近海,确实近水。那么,这座古老的水边城市,到底坐落在什么地方,考古界对此仍有一些争议。不过在刘俊勇看来,汶县极有可能就坐落在瓦房店。

1992年,在瓦房店的陈家屯,考古工作者意外发现了一座边长约800米的古老汉城,城内有相当数量的陶片、绳纹砖、瓦、烧土、木炭、烧骨等。陶器可辨器形有罐、钵、盘、瓮等。在城内一断层中发现有铁镢六件,以及铁釜和其他铁器残片。

据当地村民反映,以前在农田基本建设中,还发现过许多铁铤铜镞和五铢钱。城周围分布有汉代贝墓、砖室墓、砖石合筑墓、石椁墓和瓮(瓦)棺墓。

1994年,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东风水库工程,在此先后发掘了183座汉墓,出土了大批器物。刘俊勇认为:“从这座汉城的遗址规模、出土遗物和所处地理位置分析,陈家屯应该就是当年的汶县所在地。

”如果真的是那样,瓦房店的作为城市的历史,可能要追溯到2000多年前。

埋在地下的大量古币讲述曾经的繁荣

不管这里在2000多年前是否已经有了城市,但至少在8个多世纪前的金代,瓦房店地区在经济上,迎来了与内陆城市相比毫不逊色的繁荣。

1996年12月,瓦房店台后村一位居民到地里拉沙子,意外挖出一个宝藏:大量装满铜钱的罐子。当地文保部门得知情况后,迅速赶到现场,随后在铜钱出土地又发现了一批铜钹与铜钱,如今这些文物已被收藏在当地博物馆。

事实上,在瓦房店地区,金代古币窖藏并不罕见,考古界公认的一个事实是,在金代,瓦房店地区已经是一个经济非常繁荣的地区。随着商品生产和交换的发展,产生了对货币的大量需求,也就造成了铜钱积聚。另一方面,由于频繁与内陆地区做生意,还有大量宋钱也通过海上,从山东流入瓦房店。

但是,这么多铜钱之所以被埋在地下,还和金代末期的“铜禁”有关。金代末期,国库空虚,朝廷开始大量发行交钞(一种纸币),用以兑换铜钱。但老百姓对交钞并不感兴趣,尽管朝廷数次颁布“限钱法”,但那些握有大量铜钱的上层官僚、商人,宁肯把铜钱埋入地下,也不愿去兑换交钞。

此后,随着金末战乱,这些窖藏铜钱的主人或逃亡、或战死,于是就致使这些铜钱长埋于地下,静静地述说着曾经的繁荣与衰落。

文人辈出的风水宝地

一代帝师登讲台

历经数百年战乱,一直到了明代,瓦房店地区才重新踏上复兴之路。明永乐四年(1406年),朝廷在辽代基础上,重修复州城,并设立复州卫。当时,金州、复州、海城、盖州,并称“金复海盖、辽东四镇”。

到了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复州知州陈铨再次扩建复州城,经过两年多施工,建起了一座当时辽南地区最气派的城市。城市的繁荣,伴随而来的就是文化上的复兴,以城中的横山学堂为标志,这座小小书院在存在的60余年间,就培养出了在册考取功名者近300人,举人10名,进士2名,翰林1名。

在这些“横山派”文人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当属清咸丰年间的翰林院大学士徐庚臣。在复州文化馆原馆长金延年看来,这位徐翰林是堪称与王尔烈齐名的清代关外大才子。据史料记载,徐庚臣于1849年考取拔贡,朝考第一,1853年考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

徐庚臣的才华被咸丰皇帝看中,选其为太子载淳(后来的同治皇帝)的老师。但上任不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徐庚臣突然提出了辞呈,并随后回到老家复州城,当起了横山书院的老山长(类似于校长)。首席翟丙军多知道点

因三间瓦房得名

作为关外文化高地,复州有过太多的荣耀与骄傲。但一次阴差阳错的机遇,改写了复州的历史与命运,让他拱手让出了瓦房店文化中心的位置。原来,解放前有一条重要的铁路干线原定要通过复州,可复州的士绅与商贾们认为铁路会“破坏祖坟风水”,为此,他们不惜花重金疏通关系,令铁路改线绕道。

本报曲桂鹏的曾祖父,在这条新修建的铁路站点附近盖有3间瓦房,经营着一家大车店,于是这个铁路站点便被当地人称为瓦房店。10多年后,这家大车店附近开始聚集商户与居民,渐渐形成了一座城市,于是瓦房店取代了复州,带领猎马人后裔踏上了一条全新的发展之路。

"山洞长约60多米,里面堆满了各种动物化石,以马骨居多,足足有上万件。 ”——孙玉峰

家居优品
房产市场
民生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