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河南新乡强征数千亩耕哋盖别墅

发布时间:2019-10-15 04:18:00 编辑:笔名

河南新乡强征数千亩耕地盖别墅

河南新乡强征数千亩耕地盖别墅 村民愤而自杀

河南新乡强征数千亩耕地盖别墅

《中国经济周刊(微博)》 王勇 李姗姗 | 河南新乡报道

7月25日,65岁的路建设(化名)站在自家田边,心痛不已:“两年多了

,这么好的地就这么荒着,看着心里堵得慌!”面对,刚从北京上访回来的路建设疲惫不堪,“结果怎样还不知道,不给我们个说法,肯定不行。”

和路建设一样焦灼的,还有河南省新乡市平原新区原武镇更多的失地农民

被强征土地一直荒芜

路建设是平原新区原武镇东街村村民,一家五口人,种了十几亩地,儿子开了个小餐馆

,基本上吃喝不愁,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

2011年3月,原武镇政府以建设“盛武北苑社区”为名,征用东街村100余亩耕地,共涉及9户农民,其中,老路家的十几亩地悉数被征。

“每亩地补27000元

,说征就征!老少几口人,就靠这十几亩地过日子,一下子全征走了,也不管你的死活。”老路告诉,“镇里带着人把地量完后,直接把钱打到我们的粮食直补卡上,根本不和你商量。”

据东街村村民介绍,当地政府曾针对他们出台了优惠政策。他们提供给的一份盖有原武镇政府公章的《盛武社区建设用地对失地户的承诺及优惠条件》的文件称:“征地后为失地农户办理低保和社保、免费对失地户进行各种技能培训、给失地农户办合作医疗、优先安排工作等”,“三年内,如若再征地,地价提高,即补差价。”

“到现在啥也没兑现。”东街村村民告诉,现在,村里新征的土地每亩补偿款都4万多元了,也没给自己补差价。

令村民们更为愤怒的是,这100多亩耕地被征用至今,一直荒芜着。老路等为此多次到国家信访局、河南省信访局反映情况。

平原新区管委会曾奉命调查此事。该管委会信访办负责调查此事的黄主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个承诺书是一个副镇长私自搞的,区领导研究了一下,说无效。”至于其他问题,黄主任拒绝回答。

愤而自杀的村民

2012年12月,原武镇政府以上马“鼎丰食品厂”项目为由,征用该镇菜王村23户村民40亩耕地,每亩地补偿标准为31500元。

“镇干部说地是国家的,同意不同意都得征,告状没用!”菜王村的王新安(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没看见征地批文、没开村民大会,镇政府就让村民签字领“征地补偿款”。村民不同意,都没签字。

“2013年3月21日那天,镇政府带了30多个人,用挖掘机把长势正好的麦田给毁了,还在地里挖了很多沟,强行圈占俺村的地。”菜王村多位村民向讲述当天的情形,“有人挡他们,结果被抓走了好几个。”

土地被强征后,该村村民多次到河南省国土部门、北京相关部门上访,“一直没有下文”。

目睹自家麦田被毁,3月24日,46岁的菜王村村民靳修峰写下遗书,自杀于被毁麦田现场。

靳修峰在遗书中写道:“国家实行最严厉的耕地保护制度,确保18亿亩耕地生命线,政府领导置百姓生存权不顾,肆无忌惮地从农民手中强取豪夺良田。我们投诉无门,上访不解决问题,走投无路,愿用鲜血和生命维护国家和百姓利益,那怕我的生命能使你们再把手伸向珍贵的耕地时有一丝觉醒,也是值得的。”

靳修峰,高中毕业,曾担任村小学民办教师十多年。“村小学合并后就回来种地,家里就靠十几亩地过活,爸爸特别爱惜地,俺家种的地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的,爸爸还订了很多农业类的报纸,不仅自己看,还让村里人看。”靳修峰的大女儿靳旺慧说

在当地村民看来,靳修峰的死是被逼无奈,“他厚道,有文化,看不惯横行霸道,上访投诉都没用,就走上了绝路。”

庄稼地里的别墅

令当地村民们更为不满的是,这些被强征的土地除了部分荒芜外,另一部分则变成了“别墅群”。

2011年1月,香港上市公司恒大地产与新乡市签约

,其旗下的“恒大金碧天下”别墅项目,据《中国经济周刊》调查获悉,总占地面积约5000亩,一期占地900亩,已开建双拼别墅158栋316套,目前大多数已售完。

与恒大比邻的是上海绿地集团开发的“绿地泰晤士新城”。该项目规划建设用地总面积约1329亩,项目总投资约60亿元人民币。首期占地300亩,以低密度英伦式住宅为主,含有双拼别墅、联排别墅和花园洋房

,别墅占地5万平方米。在施工现场发现,部分别墅已经封顶。

这两个项目都位于原武镇。

2003年开始,国土资源部已经叫停别墅类土地供应。至2012年,国土资源部先后9次重申禁止别墅类项目供地。恒大地产、绿地集团的土地、规划及建设手续是如何取得的?对此,平原新区管委会土地储备中心副主任高磊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该项目土地依“招拍挂”程序办理。至于“别墅群”的建设及监管情况,高拒绝回答。

《中国经济周刊》在恒大地产项目所在地—原武镇杨庄村采访中了解到,平原新区征用该村土地,2012年每亩耕地补偿2.6万元,2013年每亩耕地补偿4.28万元。“玉米就快熟了,地半夜给铲平了。”杨庄村的吴大爷提起被征的地依然愤怒难平。

据平原新区管委会招商局相关人士透露,该地区工业用地起拍价为每亩18万元,商住用地起拍价每亩高达100万元。

《中国经济周刊》就相关问题先后向平原新区管委会及宣传部门传真了采访提纲,但均无回应。

“由于利益驱动,很多地方都把侵占农民土地作为获取利益和政绩的重要手段。”河南省国土资源厅一位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坦陈。据媒体报道,近20年来,农民被征地约1亿亩,获得的征地补偿费与市场价的差价约为2万亿元。“要从根本上解决‘土地财政’问题,应提高地方政府取得土地的门槛,同时对国有土地收益的分配制度也要进行创新。”上述河南省国土资源厅人士说。

(中国经济周刊)

微商城多少钱
微信上开店怎么开
新零售现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