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仙医养成攻略 第六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1:40 编辑:笔名

仙医养成攻略 第六十五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拂衣当日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到杀阵里去了。”

拂衣将那天的事说了,并说出自己的猜测。

“师父,那人虽蒙着脸,但那双眼睛我认识,他应该就是李执事。”

天野一声冷笑。

“杀人夺宝倒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但是当日你并没有看到他的真容,仅凭猜测他肯定不会承认。”

就算天野不说,拂衣也明白这一点,她沉默着,心里极为不甘。

“你也不用郁闷,这次虽然不能将他怎样,但至少李九儿不能善了,他最宠爱这个女儿,对付李九儿比直接对付他更能伤害他。”

在天野的安抚下,拂衣心情终于好了些。

天野敏锐,一眼就看出拂衣不同。

“拂衣,你提境了?”

“是啊,师父!”

“你快起来,为师帮你好好看看。”

二人席地而坐,天野仔细替拂衣查看,片刻睁眼,惊喜道:“天照灵池!又一个天照灵池?”

木也看了过来,神情讶异。

“她灵池中也有天照?”

“是啊。”天野开心得合不拢嘴,“想不几十万里才有一的灵池天照,我两个徒儿都有了,哈哈!”

天野笑完看着拂衣。

“拂衣,你不仅开了灵池,体内还多了一股浑厚的力量,这股力量看来就是家族的传承之力了。”

“看来这上古杀阵与你祖上有关,说不定你祖上有能人已经早早预见到后世之事,才会在此设下阵法,等待有缘人。”

“师父,上古真有这样的能人吗?”

“那是当然,上古能人上知天文地理,下晓古今未来,可不是今世之人能比拟的。”

拂衣一脸艳羡。

“那岂不是跟神人一般。”

天野摇摇头。

“上古之人还不算最厉害的,真正厉害的是太古时期的神族,他们掌管日月乾坤,能定人生死。”

拂衣惊得张大嘴巴。

“师父,不是说神族只是传说中的人物吗?”

天野再摇摇头。

“为师小时候曾在族中书阁见过有关神族的书本,上面详细记着太古神族的兴衰。”

天野的话,连木也都被吸引住了了,不着痕迹走进几步,侧耳细听。

“师父,那本书一定很有趣吧,可否借徒儿一看。”

天野一声长叹,表情颇为惆怅。

“书阁被人一把火烧了,那本书也在其中。”

拂衣顿觉大失所望。

木也趁机将二人被影魔困住的事说了,天野面露异色,沉思片刻又有些凝重起来。

“能吸引影魔,说明你二人心志不坚

仙医养成攻略  第六十五章

,定是心中有阴暗之处只是被你们暂时封住了,若不及时解决,将来在修行路上极难提升,再严重一些会被影魔趁机而入,种下心魔。”

天野说得严肃,他的视线直接掠过木也落在拂衣身上。

“拂衣,你在影魔的幻象中看到什么?”

拂衣便将当时的场景细细描绘了,当时身处危机中并不觉得怎样,此时细细道来,她那瞎眼娘惨死的场景再次浮现脑海,拂衣突然一噎,只觉气血翻涌,恨不得立即飞回灵村替娘报仇。

天野看着她,眉头拧到一块。

“看来,你有必要先回灵村一趟。”天野神色严肃,“让木也陪你一起去吧。”

拂衣原想着要怎样说服师父让他回去,如今听他主动提起,顾不得眼中含泪,就笑着拜谢,连心绪都跟着平复了许多。

天野却一改先前的严肃,眉头微挑面上带上些许笑意。

“乖徒儿,为师在此守了五天五夜,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你先回山给为师做顿好吃的再走。”

拂衣刚要应答,木也突然撇嘴道:“从前一两个月不吃,也不见你喊饿,真是越老越馋。”

天野瞪眼看着木也。

“你个不肖徒,亏我在此担惊受怕五日,有你这样说自己师父的吗?”

拂衣连忙解围,说自己这就去做饭。

木也却不理他。

“拂衣,集安堂有个脑残,知道你出事的时候,哭得差点晕过去,你不先去看看她,说不定她会自责而死。”

景馨么?拂衣心中一暖。

天野已经笑得眯成缝的双眼再次瞪着木也,正准备开口,忽见木也视线不着痕迹朝拂衣身上瞟了一眼。

天野跟着看去,急忙抬手捂住眼睛。

“不肖徒!不肖徒!”

他一边忿忿呢喃,一边往外走去,“拂衣,为师最多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之后,你可要赶回来做饭……”

天野嘀嘀咕咕去了,木也也跟着离去,拂衣眼角微湿,急忙跟上。

“师兄,谢谢你!”

木也脚步微顿,下一刻,他大步离去。

集安堂,景馨又哭又笑。

“拂衣,你还活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她拉着拂衣的手一遍一遍确认,怕自己在做梦,还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结果疼得她差点跳起来。

这还不算,她围着拂衣绕圈圈,一圈一圈查看,确保拂衣没有受伤。不怪景馨神经质,实在是上古杀阵太吓人,让她无法相信拂衣没有受伤的事实。

终于在她转到第三圈的时候,景馨的视线终于落在拂衣被血迹弄脏的裤子上。

“拂衣,你来月事了!”

“月事?”拂衣一脸迷惑。

景馨见她一副懵懂的模样,知道她应该是第一次,还没人与她说过,便细细与她说了。

拂衣终于一脸恍悟,拿了景馨给的月事带,匆匆忙忙回孤山,走到半路,突然想起在洞府时,与木也的只言片语。

“师兄,你要是觉得热,可以往后坐一坐,这里不通风,不要被火烤坏了。”

……

“她衣服上不会有……血渍吗?”

“会啊!我娘心疼我,时常偷着干活,总是划伤手啊脚的,血弄在衣服上难洗极了。”

……

“我说的是……每月一次的固定血渍。”

拂衣顿觉脸上火辣辣的,师兄都说得那么明白了,她还不知道,难怪他总说自己蠢,果然已经蠢到无可救药了。唉唉,都怪娘去得突然,都没来得及告诉她这些。

想到什么,她突然又“扑哧”笑了,“每月一次的固定血渍”,师兄可真想得出来哟,偏偏娘伤了身子,根本没有。

崇左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漯河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湖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挂号电话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电话号